Tendge恬净净水 Tendge恬净净水

皮革厂疑污染地下水检测强致癌物超标40多倍

2014-09-03 59

    8月中下旬,安徽宿州市萧县瓦房村村民,因怀疑地下水被周边工厂污染,围堵工厂持续达一周之久。当地政府官员和村民协商无果,多位村民被警方带走,随后获释。


皮革厂疑污染地下水检测强致癌物超标40多倍


    宿州市环境保护监测站对部分村民饮用井水的采样结果显示,强致癌物亚硝酸盐超标达40多倍。但该县环保部门官员表示,安徽省环境监测中心出具的报告显示,村中地下水污染与工厂无关。工厂负责人也否认相关指控。


    检出致癌物超标后,村民就不敢再饮用井水,至今仍靠政府免费提供的桶装水度日。


    8月28日,萧县县委宣传部一位李姓主任告诉记者,瓦房村地下水被污染事件发生当天,该县即安排消防车临时送水供村民饮用,同时铺设自来水管网,尽快使村民饮上干净的自来水。为确定污染原因,萧县环保部门、疾控中心已分别对瓦房村村民饮用的井水进行水质取样,检测尚未全部完成。为保证村民用水安全,目前由萧县经济开发区政府免费提供桶装水给村民饮用,直至自来水接通。


    饮用井水被检出强致癌物超标44.6倍


    8月25日,一则“安徽宿州皮革厂将污水高压打入地下,污染水源,遭村民围堵,近百警察镇压,十多位村民被抓”的消息在网上流传。事发地安徽省宿州市萧县白土镇董村瓦房自然村村民王勇告诉澎湃新闻,村里的井水被检测出亚硝酸盐超标40多倍,不能饮用,村民现在喝的是当地政府免费提供的纯净水。萧县县委宣传部一位李姓主任向澎湃新闻证实,目前该村所在的萧县经济开发区政府免费提供桶装水给村民饮用,直至自来水接通。


    王勇是瓦房自然村村民小组组长,村委会正在换届,他仍旧承担着村干部的职责,镇政府提供的桶装水先送到他家里,村民再过来领。他说,每桶18.9升,200多桶纯净水是全村人一天的用水量。之前村里家家户户是用井水,20多米的井有清澈、“取之不尽”的地下水。但今年8月初,村民黄旗周和李秀英两家都发现自家井水变黑,水里有黑色沉淀,还有股怪味。


    8月12日,宿州市环境保护监测站第二次取样监测结果显示,李秀英家井水中含亚硝酸盐最高达0.892毫克/毫升,参照《地下水环境质量标准》GB/T14848-93的III类水质的应“小于0.02毫克/毫升”的标准,超标44.6倍,“是劣V类水质,绝对不可以饮用。”


    宿州市环境监测站监测分析室主任说,采自瓦房村村民家中的井水中有黑色沉淀,一般井水即便浑浊,也只是有泥浆,农村使用化肥、垃圾堆放等不可能造成这么严重的地下水污染。他提醒说,井水中检出的亚硝酸盐是强致癌物。


    村民黄旗周家的井水同样亚硝酸盐超标。但村民高艳君家井水的“酸碱度”、“COD(高锰酸钾)”、“亚硝酸盐”三项指标都符合III类水质标准,可以饮用。王勇称,村民李秀英和黄旗周两家离德豪合成革有限公司最近,高艳君家稍远。拿到宿州市环境保护监测站的检测结果后,村里没人再敢吃井水。


    堵厂一周,官方和企业皆否认工厂污染地下水


    村民透露,皮革厂已投产一年,他们怀疑皮革厂将未经处理的废水排进村头的水沟里,导致沟里的水又黑又臭,甚至怀疑皮革厂将污水高压注入地下,污染了地下水。但他们并没有找到村中地下水污染与皮革厂排污有关的证据。王勇称,拿到井水水质检测结果后,村民没有去找镇政府、开发区政府协调解决此事,而是选择直接围堵工厂,因为他们认为皮革厂是县里招商引资企业,担心镇政府说不上话。


    8月15日下午6点,村民们开始围堵皮革厂。8月27日,德豪合成革有限公司总经理林元夫告诉澎湃新闻,三四百村民将厂门堵住,并用碎玻璃茬撒满厂门口,阻止打扫,不让车辆进出,不让员工进出,厂里停产,报废了不少原料。


    他坦承,“村里的地下水污染了,村民没水吃,我很同情。”但他强调,他们厂的废水经处理后回流到生产线上循环使用,没有排污,更没有向地下注射废水。村民围堵厂子后,他通过白土镇政府、萧县经济开发区政府邀请村民到厂里寻找私自排污的排污口或向地下注射废水的地方,但没有村民来。


    8月26日,安徽省环境监测中心出具的监测报告显示,瓦房村的地下水中DMF(皮革厂污水中的特征污染物)含量处于正常范围,排除皮革厂对瓦房村地下水污染的嫌疑。瓦房村的地下水是否被污染,污染原因是什么?杜尚飞拒绝回答。王勇透露,由经济开发区政府出资,村里的自来水管道正在加紧铺设,但洁净的水源还在寻找。“难道要一直喝纯净水?子孙后代也是?”


    萧县经济开发区征用了瓦房村一半的耕地——1000多亩,用于建厂房,村里有人在皮革厂上班,但王勇表示,地下水污染事件发生后,村民希望皮革厂搬走,或者把村子迁走。